白蜻蜓

在路上,在自己的路上,记得认真地去努力

辞职后的日子感觉没有一天过得正常,表面上什么都不用干了想干嘛就干嘛实际上压力也大得很多,想得很多,尤其是跟家里人通话以后,转行到底要怎么开始,积攒能力,积攒能力……心理上却还是一道坎,朋友圈上沉默了许多,对于能够接受的快乐仿佛也少了一些,心态……

辞职后的第~应该有四十多天了,依然过着无规律的生活,放任着自己的懒,延续着漫无目的的努力,未来,善待我一点。

怕累就什么都没有了,总习惯这样对自己说,我们总需要一个地方没人知道,没朋友知道的地方,独自释放自己的 负能量

感觉灵魂都快没掉了

没错是负能量

没错是吃饱了撑着

没错带点自我忧伤

没错,是瞎逼逼。


2019年1月23一点多

那个说要改掉熬夜习惯的人一如既往地又熬夜了,就像他所做的那些计划一如既往地半途而废一样,不懂哪里看到的,不管是2018还是2019,它只是人们给时间起的名字,并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改变些什么……最大的敌人,始终是自己。

本来追得很晚的七大罪2在十点多看完了,那么平淡的结局,之前已经百度过很多相关资料,就像看过攻略后的游戏,结局之后并没有太多的悬念和好奇,更多的是伴随着这个结局袭来的空虚感,安静,停顿……就像做一场梦后醒来有点手足无措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赶紧打开网易云,每日推荐或者哪个看着顺眼的歌单都行,毕竟音乐真的是能够赶走孤独感,从一个人住开始,我已经习惯以这种方式来……来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安心一点……所以说不怀念以前是假的,不过怀念也是会变淡的,就像前几天说过的那样,人生的路程无非是相遇与分离,相识与陌生,得到与失去的循环,我真不想麻木到看开搞得跟个木头人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啊,不想也没用,热情,激情……感觉灵魂都要没掉了一样,重重复复的日子,就像慢慢失去水分的海绵,有些东西悄无声息得流淌消失,然后自己就越来越随波逐流……跟着那些大潮……吃饭睡觉然后好好赚钱,时间流淌着,钱会积累下来,真是有点自欺欺人的安慰,却又无力反抗……

       做着自己不想成为的人, 过着自己厌恶的日子,想想还是挺恶心的……

       又可以做梦了……呼晚安。


你走吧,我不要你了。

拉斐尔:



“哥们,喝!”

看着眼前微醺的小福,我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。

前几天,小福深爱着的前女友小华,订婚了。

我陪他醉了好几天,每天晚上,他都在向我诉说他的心酸。

小福和小华自大一下学期开始就在一起了。两人不同系,是在社团活动上认识的,之后互生好感,没过多久便在一起了。

后来的大学两三年,他们各自抵住了来自不同方面的困难,磕磕碰碰但也很恩爱。

就这样,他们相互扶持鼓励,走了过来。

毕业那段时间,小福说他很难受,因为小福是泉州的,小华是宁德的。异地恋大家都知道,很难过,但他们也挺过来了。

比起地图上坐标间几百公里的距离,维系感情,更重要的是,还是两颗心之间的距离。

他们有心,一有时间便找对方。

一张张的往返车票,都在一点一滴地记录他们跨越两座城间的感情。





后来,小福把小华接到了泉州,为她在泉州介绍了工作,带她去见了家长。

小福的家长是传统闽南人,观念保守,喜欢会说闽南话的女孩,因此小华并没有得到他们的喜欢。

为此,小福还和家里人大吵一架。不过,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。

一如既往,小福还是在外面租了房子,和小华过上了两个人的小日子。

后来,小华带小福回了宁德见家长。很遗憾的是,双方父母的想法如出一辙。

在关于两人结婚的问题上,双方家长的想法,倒是出奇的一致。

一方不想儿子娶这么远,一方不想女儿嫁这么远。

回到泉州以后,在他们租的房子里,小华止不住地流泪,小福紧紧得搂住了小华。

异地恋难以忍受,但比起异地恋更难以忍受的是,失去对方。

他们都不愿意就这样放弃,他们从毕业到一个月前,整整快三年,在双方家长的反对声里,磕磕碰碰地走了过来。





要命的是,小福的家里人开始给他相亲了。而工作上的烦心事开始接连不断地出现,小福开始觉得心力交瘁。

他开始受不了小华的唠叨,控制不住对小华发脾气。

虽然事后他会很后悔,但这就像是剥洋葱一样,小华的心就是这样被一层一层地剥开。

后来,小华的家长打电话给小福。

意思很清楚,他们决不会让小华嫁得这么远,命令小福跟小华分手,因为他们同样开始准备给小华相亲了。

小福挂掉了电话,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

接电话的时候,碰巧小福的母亲也在一旁。她听到了点内容,告诉小福必须分手,自己是绝对不会接受小华进家门的。

跟母亲吵了一架之后,摔门而去。

在去租的房子路上,小福想了很多。

无论是过往,还是未来,就像电影展播一样,闪过脑海。

站在出租门前,他犹豫了好一会儿,打开房门,抱紧了小华,说:

"对不起,我爱你,你走吧,我不要你了。”

那天晚上,他们一句话都没说,就这样一直抱着,将各自的衣服都哭湿了。

直到这一刻,他们才明白过来,是彼此都低估了现实和距离。

两座城,塑造了无法跨越的障碍。





第二天,小华辞职了。

她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,带着满眼血丝哭肿的双眼,头也不会地搭上了回宁德的动车。

动车上,小华给小福打了个电话。

电话里的沉默了持续了很久,彼此呼吸的微弱声响,不断跳动的通话分数,拉扯着时间,试图将两个人的羁绊结束再晚一点。

但,要停下的汽车,无论用什么办法,都是无法继续接下去的旅程了。

小华说:“我也爱你,你我各自浮沉安好,谢谢你,让我路过了你的世界,永别吧!”

之后,便是听到小华订婚的消息了。

生命列车就是这样如此残忍又有趣,你走了离开了下车了,她身边的这个位置并不是无可替代的也不可能一直空着。

终会有人坐下来陪她去走下一段旅途,或美丽或颠簸,或欢快或难过,都将与你无关。

很快是吧,我不觉得有什么意外。

因为离开了最爱的那个人,离开了那个陪你走过最难忘最艰难最美好的那段旅途的那个人,之后的人可能已经没在那么有所谓了。

心如死灰,灰便随风而飘,无所谓去的是哪里。



最后

至此,两人五年多的感情,画上了一个离别号。

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对他说:

“今晚最后陪你醉一次,干杯吧。莫将好酒留杯里,莫让忧愁藏心底。”

我得到小福的允许,将他们的故事写出来。

然后,是小福的祝福:

“希望那个人能比我爱你疼你,希望他是一座大山能给你依靠,也谢谢你,让我路过你的世界,并让我停留了那么久。小华,祝福你吧!”

我同样祝福小华,也希望小福和小华能够各自起落安妥,很遗憾。

我希望小华能看到这篇文章,可又不希望小华看到这篇文章。

人大多是矛盾的吧。

用我以前说过的一句话来做个结尾吧,也希望他们也是这样:

一念一思一转身,
不梦不见不相欠。

公众号:微醺小二
这里有备好的酒,等你的人。

炒粉炒饭炒面,煮粉煮面麻辣烫,洗车,一家子……这就是生活